还是叫空格君吧

目前主食tf,吃mop/翼漂翼/双波/天红/警爵/。。。。。。等等等等
墙头多。巨多。
弧。
是个写文超烂画画难看产粮超慢的文手(大概

妾本倾城(上官婉儿小传)

还是之前老师布置的作业,一激动写成古文了。部分用语可能不正确,部分情节与事实有出入。

        妾身名曰上官昭容。
        初,祖父获死罪,妾亦随母为奴婢。母愿妾为称量天下士,妾亦好学,善属文,达吏事。年十四,武曌召余,问以宫中之事,妾一一答之,竟如夙构之。曌嘉余聪颖,遂除婢身,赐余官职。十四岁含辛茹苦,一朝终得扬眉。妾本倾城,何畏之?
        武曌称帝,妾不想忤逆旨意,为死罪。帝惜妾身之财,处黥面之刑。妾为花子以掩痕,宫女以为美,争相仿余。妾本倾城,何须刻意而为之?
        妾身素善韦皇后及安乐公主。妾之谏言,皇后纳之,帝准。平祖父之案,追先祖,封官职。妾荐以武三思,三思持政,处五王,权倾朝野。唐中宗封妾身“昭容”,妾身所握之权亦日盛。妾本倾城,纤手亦可遮天!
        妾亦爱诗书,藏书万余,省以香熏之。尝书广召词学之臣,设昭文馆学士,赐宴赋诗,妾身评之,赏第一者金爵。自此,朝廷内外吟诗作赋皆为蔚然。妾善属文,能为“露浓香被冷,月落锦屏虚”之哀怨清丽之深情,亦可抒“遥看电跃龙为马,回瞩霜原玉作田”之壮现之势。律诗之成,妾身功犹多。后人尝赞余“众篇并作而采丽益新”。妾本倾城,纵横文坛亦无忧!
        然,唐隆之变,妾请临淄恕余,不许。三十余载呼风唤雨,一朝见死于禁军旗下。红颜枯骨,不见倾城之处。
        妾尝度之:妾本倾城,追名逐利欲何之?却叹:富贵非我主,权势皆浮云。妾之数数然,终只得一时之容华。人生易逝,身外之物,竟迷妾之眼。 倒不如,白衣吟啸且徐行,淡如秋水,红颜倾城。
        妾身名上官婉儿。妾身本倾城。



不知道伏笔大家看出来没有……开头婉儿自称“上官昭容”是皇帝赐名的,象征了权倾朝野的她,但最后自称回归“婉儿”,意为悔不当初、回归初心。

论战赋

是之前老师布置的仿写,因而有诸多借鉴套用之处。



         城门飘雪,雁声惊寒。茫茫苍原,伏尸百万。登临垝垣,极目远眺。满目疮痍,哀鸿遍野。狼烟残点,乌鹫盘桓。不忆往日之繁华,但悲今日之零丁,何以至焉?泣曰:战争兮,战争兮!
        古往今来,改朝换代。世事兴亡,百姓皆苦。常忆项羽,雄姿英发。又惜李广,龙城飞将。此皆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既此,复何以求?复何以战?硝烟遮天,剑光蔽日。醉卧沙场,梦回故里。妻子翘首,僮仆候门。叹世事之无常,惜时光之短浅。王事未盬,何以得归?
        叹曰:前朝之兴盛,皆亡于战场。金雕玉阁,飞檐流瓦,阿房之美,三月一炬,李氏之盛,没于朝夕。战兮战兮,亦复焉求?仅余苍莽、弃残坷云尔。皆欲建功立业,却遗百姓微苦。是以民之苦为己之欲,民之悲为己之乐也!伤民伤财,以得其名。战兮战兮,人之贪兮!民兮民兮,苦于战兮!
         雪满苍原,甲胄似冰。残旗烈烈,鸦雀悲鸣。尸骨入泥土,折戟沉沙头。过往不鉴,来者可追。莫起战事,心向和平。明年春至,绿盈城头。

哈哈哈哈哈哈是我

遗传失格—飓根:

每次被大佬的触技或者是写文的高超水平震撼到以至于激情去敲窗后被回复了的我。

可能也是大家?

My Sword(翼漂翼,意识流小刀)

        总的来说这是我以前午睡时候一个梦的产物……当时写了手稿可惜后来找不到了,于是又码了这个超级意识流不知所云的东西(笑
        是庆祝翼漂翼本子完售的贺文!(bu)半小时码完非常短小并不好吃。
        微博和lof都会发一遍(。
        以上。





        “呃啊啊啊————!!!”
        惨叫。嘶哑的发声器。电流噼啪穿过机体。手脚被禁锢。痛。痛。痛。
        长久的折磨。
        满屏都是红色的弹出警报的视野中,他看到那个可怖的紫色大型机拿着什么东西走进。那东西有着长长的轮廓,笔直的线条。他看到了上面闪耀着的晶石。那是……
       我的剑。
        他再次挣扎起来。
        低沉而带着神秘魔力的声音响起。身后的施刑者已经停下电流,可他的机体还在颤抖着,视线滋啦迸出雪花。他的音频接收器似乎出了点问题,听不太清。他的光镜紧随着大型机,紧随着他手中的剑。
        “放下它!”他似乎咆哮出声。破损的机体由于剧烈的挣扎发出可怕的刮擦声。
        大型机不为所动。接着那可怕的声音破开他的音频接收器,径直钻进他的大脑模块里。就是这个声音不久之前狠狠地折磨他的火种,有那么几个瞬间他以为自己的火种就要熄灭了。
         “……把你的大脑模块挖出来。不,我们不会全部截断线路,那会熄灭你顽强的小火种。我们会要你把它咬在嘴里,咀嚼着它。噢,这是我们一个队员的恶趣味,不是吗?”声音低沉地笑了起来。他感到火种在无力地跳动。他仍然紧紧盯着对方手中的剑。然后他啐了一口。
        我的剑。
        大型机饶有兴趣地看向漂移的视线,然后了然一笑。紫色的手指轻轻抚过剑柄,划过上面蓝色的晶石,用爱抚情人般的力度抚上剑身。巨剑光亮而又锋利,显示出主人曾经是多么爱惜地擦拭打磨它。
        现在魔鬼知道自己要怎么做了。
        “绞了它。”低沉的声线带动火种一起颤抖,将漂移猛地拽入深渊。
        ……我的剑。
       “……不。”
        我的剑。
       “……不要。”
        我的剑。
        他声音嘶哑地吼着。他哀求着。“不要!不要我求你了,别绞它!!不不不不,你可以绞我!不要绞它——”
        他看到巨剑被举起,伸入那个可怕的搅拌机。一瞬间一切被放慢,他剧烈的挣扎突然停下,如同石雕一般僵住。他看到一丝光从剑尖划下,在剑刃上闪耀着。剑身在金属高速的击打下颤抖起来。一丝裂纹从剑锋处出现,然后迅速爬满整个剑身。
        一声清亮的剑鸣。
        土崩瓦解。

       我的剑。
       他似乎再一次看到了那片荒原上,骑士支离破碎的机体。再一次失去。火种皱缩在一起,被挤压地生疼。

         ……飞翼的剑。
        飞溅的碎片划破了他的面甲,有少许温热的能量液淌下。
        一声绝望嘶哑的吼叫冲破他的发声器,夹杂着电流的杂音。
        “不——————!!!!”
   
   

————————————这是第一把刀子的分割线!接下来是个糖衣小刀大家酌情观看!————————————

        他骤然惊醒,在黑暗中开启了光镜,散热器轰然响着,却是因为恐惧。
        不不不,什么都没有发生,没有的。只是一个梦,是个梦而已……他试图抑制机体的战栗慌乱地安慰自己。没有DJD,没有屠船,他没有被抓住,巨剑也……没有被绞碎………………!!
        他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手脚并用狼狈地爬下充电床,扑向挂在床边的巨剑。他用颤抖的手指小心翼翼地抚摸光滑的剑身,绝望地试图确认什么。
        然后他一把抱住巨剑,“没事了,没事了……什么都没有……”他的发声器颤抖着,似乎在安慰自己,又似乎在安慰别的什么人。
        “没事了……”
       黑暗中,漂移合拢光镜,紧紧地抱着巨剑,抱得那样紧。
       仿佛抱住了整个世界。
END





         LL二号那里的剧情记不太清楚了,大家凑合看吧……这个隐藏剧情不知道大家看出来没有。不过具体怎么理解还是看大家的啦——
        另外觉得自己完全没有写出来梦中巨剑碎掉时候的画面,当时觉得那个画面真的好美但是完全形容不出来十分抱歉(土下座。莹蓝色的背景。银亮的巨剑的碎片划过视线。请大家想象一下_(´ཀ`」 ∠)__

突发奇想扔个文,圣诞节的时候作为群活动发过XDD之后一直没有单独发出来过,今天觉得应该充实一下lof了……

tfp的纸胶带!!兴奋!!

折原 一: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64705670824

最后一次发,可以算是正式的!征集!了吧

店家那边100起做总共个数达到“30个”我就去印了,所以拜托大家!希望不要太惨...如果可以帮忙推广,感激不尽!

同时(印胶带的)店家那边元宵节才开始接单,所以征集到元宵节,

个数不够的话会退款给大家

应为尺寸问题不得不截成3X35cm的图,所以如上

救护车,飞过山,烟幕有意向要亚克力的盆友请私我

 


 


背景杂乱无比。
滤镜是个好东西,可以掩饰我不会拍照的事实(
p5真粉嫩^q^
嗯以及自行车预警

他超级无敌巨好看。他是天使。(安详#

emmmmmmm。。。。。。。大概老威需要这个